<em id="pwgph"><tr id="pwgph"></tr></em>
  • <button id="pwgph"></button>
    <span id="pwgph"></span>

    婁底日報 婁底晚報 新聞中心 縣市區 法治 專題 旅游 房產家居 文化 圖吧 更多
    婁底新新網 > 文化 > 文壇藝訊 > 正文

    《金梯門》的詩性特征

    2018/11/28 17:46:20   來源:婁底新新網   婁底市作協副主席:游宇明

     在我看來,好的小說一定會在兩個方面著力,一是故事情節的曲折離奇、人物的多姿多態;二是要有濃烈的詩性。

     在故事情節和人物塑造上,《金梯門》是成功的。它講述了八個女人與五個男人的故事,寫了女人對待夢想的三種形態,一是靠個人的努力改變命運,歌手方馨就是典型。她事業成功、愛情甜蜜,但并沒有依傍誰。記者伊靜在對待人生夢想上有過迷茫,但在單紅和方馨的引導下終于找到了正確的方向;柳曉曉是迷失的典型,不道德的愛是她全部的支撐,為了這份愛,她傷身傷心傷情,最后甚至喪命。在命運的“金梯門”面前,方馨是已經登頂的人,伊靜是有望登頂的人,柳曉曉則是摔下了懸崖的人。作者圍繞這些女人,編織了大大小小不計其數的故事,尤其是伊靜對原古詩市市長、后來的副省長歐陽峰帆的“折磨”寫得入木三分。她既愛又恨,愛是因為歐陽峰帆的長相、氣質、理想,恨是因為她覺得歐陽峰帆對她的“冷”,使她覺得褻瀆了自己的愛情。作品結尾,戀愛雙方主動與被動的易位是很有意思的,它沒有提供確定答案,卻提供了某種遐想。

    我最欣賞的還是《金梯門》的詩性特征。詩是文學的靈魂,如果將一般的文學比作水霧,詩歌就是天上的云朵。追求詩性,可以讓作品的內涵更具層次感、多義性,也更有欣賞價值。《金梯門》開頭通過曾外婆之口講了一個故事:人長大之后,某一天,天上會放下一把金梯子,人踩著梯子拼命往上走,可走進太陽。太陽,是希望、光明的標志,也是愛情、事業成功的一種象征。在這部小說里,金梯門反復出現,實際上就構成了一種超越于具體情節之上的隱喻,打破了故事與情節的確定性,達到了某種藝術的模糊。換句話說就是:小說的整體故事框架是寫實的,然而,因為有了金梯門這個隱喻體,它變得靈動、詩意。

    小說的語言也非常詩化。這種詩化表現在:一是語言極其抒情,讀者進入其中,常常不自覺地被書中的情緒所感染,比如下面這段文字:“你不要再糾纏這段所謂的感情,即使他心里有你,但他的思想是屬于那種嚴謹篤厚的儒家傳統,有一種深沉的克制力量。當你明白他的心里有你時,其實現實中你是感受不到溫暖與幸福的,而是一份殘忍的折磨;你心幻想著總有一天,愛的力量會沖破樊籬給你帶來光明與幸福,你試著向他奔去時,他馬上會要你剎車,并用他的冷酷鎮壓你內心的激情,還生怕你失去理性,外還得加一根胡蘿棒,狠狠地敲打你心里最柔弱最需要溫暖呵護的地方,為此你的心靈一次次被他蹂躪與折磨,你的感情也再一次被他人隨意貶擊,你永遠生活在這份陰影下,永無幸福可言,永無安寧之日”。二是語調柔美、親切,有動作、有心態,有畫面感。我們不妨欣賞一段話:“晚上,伊靜出去散步,忍不住打了歐陽峰帆的小靈通,彩鈴換成了‘茉莉花’,打了幾下見對方沒接就掛了,好一陣,對方也沒個回應,伊靜似乎受不了,一旦她認為歐陽峰帆不愛她,表現就是不接她的電話,她就無法控制自己的心里的平衡,她心就馬上鬧騰起來。”

     一句話,《金梯門》本來就是一本好小說;因為詩性,它成了一本更好的小說。

    標簽: [ 編輯:王星 ]

    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   婁底日報、婁底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婁底新新網發布,凡注明為婁底新新網的稿件轉載務必注明來源原文鏈接地址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   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婁底新新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相關閱讀

    新聞頭條

    熱點推薦

    熱點圖片

    葡京赌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