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pwgph"><tr id="pwgph"></tr></em>
  • <button id="pwgph"></button>
    <span id="pwgph"></span>

    婁底日報 婁底晚報 新聞中心 縣市區 法治 專題 旅游 房產家居 文化 圖吧 更多
    婁底新新網 > 文化 > 文壇藝訊 > 正文

    書法家賀向陽:鐵馬齋里的墨香人生(圖)

    2018/12/14 11:47:38   來源:婁底新新網   記者:王星

    DSC_2402_副本.jpg

    圖為書法家賀向陽

    他出身農家,憑借對書法的癡迷,40年如一日,潛心翰墨,筆耕不輟,把自己練成了“一代名家”。如今的他是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、婁底書法研究會副會長、婁底市書協創作委員會秘書長、湖南人文科技學院客座教授、河北美術學院特聘教授,其作品多次入選全國各大行草書展、正書展和書法篆刻展,先后榮獲第五屆“三湘群星獎”銀獎、第六屆“三湘群星獎”金獎。他,就是賀向陽。

    DSC_2419_副本.jpg

    “我純粹就是喜歡。”日前,記者見到賀向陽時,他正在工作室聚精會神地練習書法,個子不高、面容清瘦的他寫起字來沉穩大氣,一筆落下,一股墨香撲面而來。他給工作室命名為“鐵馬齋”,門口“空谷無心云作伴 山門不開霧來封”的對聯似乎彰顯著主人悠然自樂的情懷。工作室正中央擺放著一張近四米長的桌子,上面鋪著一張毛氈,毛氈上已是墨跡斑斑,桌子上堆滿了被寫禿的毛筆。

    1.jpg

    賀向陽作品賞析《東坡詩意  斜風細雨不須歸》

    2.jpg

    賀向陽作品賞析《東坡詩意  倚仗聽江聲

    3.jpg

    賀向陽作品賞析《東坡詞一闕》

    7.jpg

    賀向陽作品賞析《曾國藩文一篇》

    8.jpg

    賀向陽作品賞析《綠水青山》

    在與賀向陽的交談中,他低調、謙遜、寬厚,字里行間透露著一種文人的情懷和風骨,即便在“惜字如金”的書畫商業化時代,他依然保持淡泊名利的品格。

    與墨結緣,書法成為童年美好陪伴

    富厚雙峰,源遠流長。1968年,賀向陽出生在雙峰印塘鄉湄水河畔。國藩耕讀文化的歷史浸潤,深深地感染和滋潤著他。

    賀向陽的爺爺是那個時代少有的知識分子,一手毛筆字寫得出神入化。在爺爺的熏陶下,賀向陽從小就朦朧地感受到了漢字的美。5歲時,他就在爺爺的指導下習帖練字,爺爺話語不多,留給他印象最深的話只有六個字:“寫好字、做好人”。他把這六字箴言烙在心里,自此與書法結下不解之緣。

    上了小學,在書法啟蒙課上,賀向陽又遇到了人生中另一位恩師——賀利民。每次看到賀老師興致勃勃地寫出龍飛鳳舞、靈動暢達的毛筆字,他就會不由自主地模仿。看到賀向陽對寫字的興趣,賀老師毫不吝嗇地傾囊相授,賀向陽如饑似渴地學。

    在那個物質匱乏的時代,舍不得用筆墨紙張,賀向陽就用樹枝代筆在地上練習寫字,從橫、豎、撇、捺、勾開始練習,一個字寫了擦,擦了寫,反復地練。看到字帖,他如獲至寶,將柳公權描紅字體臨摹個遍,模仿名人的書法作品進行習作……賀向陽的童年在寫字中飛馳而過,毛筆成了他最好的陪伴。

    勤修苦練,執著追求藝術之路

    初中時,賀向陽生了一場大病,在醫院住了幾個月,學業一點點落了下來。可即便在醫院,他每天還在琢磨怎樣才能將字寫得更漂亮。

    初中畢業后,年輕氣盛的賀向陽選擇了輟學,外出打工,兜兜轉轉,18歲的他開上了大貨車,每天給工地運輸水泥、沙子、紅磚等,但此時的他,對書法更是到了癡迷的程度。

    在工地上,工人卸貨、裝貨,其他司機聚在一起打牌,他卻在駕駛室津津有味地看名人名帖,不時拿指頭在空中比劃比劃。

    開貨車生活并不規律,時常黑白顛倒。但每次出完車,不管多晚多累,他都要動動筆、練練字。用他自己的話來說:寫字就是最好的休息和享受。

    當時條件有限,家里也很簡陋,但賀向陽的寫字桌上卻總是打整得干凈利落。工作后,有了收入,除去補貼家用的那一部分,剩下的錢賀向陽都用來買王羲之、歐陽詢、顏真卿等名人名帖,每天“挑燈夜戰”,認真臨摹,在練習中研究總結書法的精髓。他的勤奮勁,可用“拼命三郎”來形容。

    “母親為我操碎了心。”回想起當初練字的勁頭,賀向陽有些不好意思起來,母親每天為我擔心,擔心我練字占據精力太多,開車會不安全,所以每天都要“請”我睡覺。一個晚上要“請”三四次,有時等母親睡著了,他又會悄悄爬起來,偷偷練。

    聲名鵲起,書法創作形成個人風格

    1999年,賀向陽應聘到人民銀行婁底分行,負責給銀行高層開車。

    很快,領導覺察到了這個小伙子的與眾不同。每次外出公務,其他司機要么扎堆玩耍,要么在賓館呼呼大睡、看電視,只有賀向陽,每次神神秘秘,既不參與集體活動還經常不見蹤影。

    一來二去,大家才發現這個話語不多的小伙子原來每次都是在練字。跟著領導出差,帶著筆墨走,這也成了賀向陽的“標簽”。

    2001年,在銀行領導的鼓勵和支持下,銀行系統舉辦了一次喜迎建黨80周年的書法展。書法展的所有作品均由賀向陽及另外一名同事宋燦輝提供。也就是這次書法展后,賀向陽開始名聲大噪,前來求字的人絡繹不絕,賀向陽一下成了“名人”。

    賀向陽說,寫字只是自己的喜好,書法展也純粹是自得其樂,而公眾的關注,無疑為自己這些年來的愛好注入了一劑“強心針”。

    2001年,婁底書畫研究會成立;2003年,賀向陽辭去銀行的工作,專心搞書法創作。在書畫研究會,他遇到了很多愛好寫字的同道中人,也結交了一些在書法上頗有造詣的朋友。賀向陽善于學習、虛心求教,徜徉在書法世界里,通過作品與大家交流對話,在開闊視野、互相切磋的同時,他開始認真審視自己的書法作品。“寫好字、做好人”,當年爺爺教他的六字箴言他一直記在心里。在書法創作時他把做人道理與書法藝術相結合,同時兼收并蓄,納各家所長,妙筆生花,縱情紙上,其作品于嚴謹平實中見蕭疏散淡,逐漸形成了自己的風格。

    傳道授業,致力傳播傳統文化

    6.jpg

    圖為賀向陽帶學生戶外寫生

    2009年,賀向陽被湖南人文學院聘為客串教授,負責給美術系(現為美術與設計學院)的學生授課。

    在賀向陽看來,練習書法要腳踏實地,書法創作不能脫離民族文化傳統,只有繼承了傳統,才能發揚和完善中國書法,展示自己的個性,否則,充其量也只能是曇花一現。

    賀向陽指導學生書法,強調的是以傳統為主,重視激發學生的興趣。為此,他說:“學書法貴在堅持,要把字練好可不是一朝一夕之功。我主要是激發學生寫字的興趣,教給他們一些寫字的方法。”

    “書法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,是中華文化獨特的藝術瑰寶。我寫字半輩子,摸索了許久才找到書法的‘門道’。”賀向陽認為,書法有“道”,要入正確的門,才不會走彎路,現在,他希望給學生指引一條光明的“書道”。

    秉承著這種教學理念,賀向陽教育學生既要做傳統文化的繼承者,也要做優秀書法的創新者。不斷從學習中汲取傳統精華,再融入創新元素,創作出動人的作品。每當學生有所懈怠時,他就會鼓勵他們:練習書法也有“高原期”,不能一蹴而就,但只要持之以恒,堅持下去,就會有質的飛躍。

    孜孜求索,天命之年再逐夢

    2015年,賀向陽做出了一個令所有人大吃一驚的決定:已經47歲的他暫停下手里所有的工作,到中國美術學院進修國畫。

    “快50歲的人了,還去讀什么書,有點寶氣咧。”這是別人對他的評價。賀向陽自己卻說,“這輩子最大的遺憾,就是年輕氣盛,過早地放棄了學業。隨著年齡的增長,閱歷的提升,書法的突破,越發覺得學習的重要性。人一生都是一個學習的過程,如果不學習就不知道外面的山有多高,水有多深。去學習了,就能知道自己的差距在哪里,人家的長處在哪里,書畫同源,我選擇進修,就是想離自己的書畫夢想更進一步。”

    進入中國美院的賀向陽如魚得水,張谷旻、張捷、王作均、仁量等書法名家的親授指點讓他如醍醐灌頂,也顛覆了之前他對書法的種種理解。2017年6月,從美院畢業后,賀向陽突破了書法上的瓶頸,書法水平再次得到提升。現在的他,不僅草書寫得好,行書、篆刻也是樣樣通曉,國畫也頻頻有佳作出爐。

    “繪畫主要是創作一些山水、花鳥作品。”賀向陽說:“自己對畫畫、音樂都有興趣,但唯獨對中國書法是意切情深,它將是我一輩子熱愛的藝術。”

    5.jpg

    圖為賀向陽參加書畫義賣活動

    賀向陽現在每天的生活軌跡就是學院上課、邀朋友品茗、練字,不時參與公益活動。采訪的最后,賀向陽對記者說,“文如其人,字如其性。書法更是自己一生的修養,希望能夠把書法藝術一代代傳承下去。”

    手記:一個人出身“草根”并不難得,難的是不管貧賤富貴都始終保持“草根”心性和情結。賀向陽用自己的勤奮在書法的海洋里闖出了一片天地,成名后的他,本色不改、初心不變,偏居城市一隅,始終保有對藝術淳樸的情懷,始終堅持用心靈寫藝,用藝術寫心,他的作品因為人格而鮮活,他的人格也因為藝術而彰顯。愿先生在書法藝術的道路上走得更寬更廣!(記者:王星)

    標簽: [ 編輯:王星 ]

    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   婁底日報、婁底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婁底新新網發布,凡注明為婁底新新網的稿件轉載務必注明來源原文鏈接地址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   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婁底新新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相關閱讀

    新聞頭條

    熱點推薦

    熱點圖片

    葡京赌场